immature

四角天地也醺然,醉极自有桃李搀。

【all叶】我的老叶不可能这么大力!


有前篇来着,但是手机貌似弄不了链接。

可单篇食用。

依旧流水账,废笔请多多包涵。


正文:

大家都知道他们可亲可敬的领队大人是个金刚‘芭比’。

而叶修也还是那个狠角色,自然知道这件事已经不再是个秘密,就不拘束自己,平时拿用东西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对自己手下的队员也毫不留情。



国家队的众人可是委屈坏了。

他们所有人无一例外的失去了与领队的亲密接触的机会。

可怕的不是你喜欢的人是男人,

可怕的是你喜欢的人是个心脏。

叶修可是联盟心脏之首啊。

捏捏小腰揉揉肚子摸摸屁股作为某些人的每日福利,从前碍于自己的秘密而不敢爆发,叶修也就本着摸一下不会掉块肉的原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们去了。

但现在,他变了,他可是个小机灵鬼了。


像黄少天方锐张佳乐这样的光明正大揩油派,文弱的领队便会笑眯眯地把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温柔的‘揉捏按摩’,丝毫不顾对方的龇牙咧嘴身体抽搐,美名其曰:放松紧张的肌肉。


而王杰希喻文州张新杰等心脏则动之以‘轻’,晓之以‘力’,就这么简单,没的可说辽。


但总有些人就是如此的不识时务、不明就里,简单来讲就是很傻很天真。

比如孙翔小朋友,当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脸红脖子粗地将手伸向叶修的臀时,翘臀的俏主人就在二者即将亲密接触的前一秒抓住了他的咸猪蹄子,并且抓得紧紧时不时还大力的捏揉。

一般基佬都会知难而退,暗暗观察,伺机而动,但翔哥就不一样了,他在第一步‘知难’上就跑偏,与建设和谐社会主义小康道路说掰掰了。

以下是翔哥的脑屏内光速掠过的弹幕:

叶修居然揉我的手!

这可是红果果的勾引啊!

他是不是突然意识到我的魅力来诱惑我的!

等等,他为什么揉了这么久还不停下来?

这是不是...性、性暗示?!

孙翔凭借着九年义务教育的强大理解能力机智地猜到了叶修的用意:晚上11点,领队房间见。



叶修终于累了,放下对面脸部表情扭曲狰狞并且疯狂变化的孙翔。

而对方的手扔保持着停在半空中的姿势,面部依旧波涛汹涌中。



叶修不明所以的走开了。

奇怪,难道这个小孩不怕疼的吗?







此时的唐昊正不耐烦地摆弄着平板,半个小时前他拜托孙翔这小子帮忙买个水,而现在他游戏都打完一盘了人居然还没回来。

唐昊翻身下床,抓起手机出门了。结果看到孙翔就站在楼道里,一手拎着装水的塑料袋,另一只手诡异的停在空中。更神奇的是他变化多端的表情,唐昊毫不吃力地翻译成文字:震惊,疑惑,咦?居然还有欣慰和骄傲是怎么回事??



然而当孙翔11点站在领队房间门口时,没有他想象中房门微掩,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人不着寸缕的香艳画面。

只有楼道窗缝中吹进来的冷风和寂静的夜。


这一夜,孙翔学到了很多。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虽然说福利没有了,但是国家队的宅男依旧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代替它的娱乐活动——掰手腕。



说来其中最大的赢家还是叶修。线下浪的程度和线上君莫笑又得一拼,利用自身bug玩坏国家队众人。


可是这群人也如同在游戏里一样不肯认输,成天上演大型真人蛮力jjc现场,随行的翻译姑娘听见休息室不断的呻吟,低吼声,好奇地往里看,又见里面的人无一不脸红脖子粗,气喘如牛,仿佛刚刚经历了紧张刺激的某某普累啥一样。






世邀赛决赛前一天,韩文清和孙哲平从国内飞来苏黎世。

这一天下午不需要训练,一群基佬们也没有跟随两个姑娘出去逛街的意思,只好宅在休息室里侃大山。

聊到近期的趣事,某些这种好事的人便开始作妖,有意无意地提起掰手腕的事,隐约透露出叶修的臂力惊人之类的话,眼看孙哲平就要拉着他的手较量一二,叶修的手机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这是什么沙雕铃声啊,常回家看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我弟弟。’叶修倒是不在乎满堂的笑声,小声嘟囔了一句。


顿时安静如鸡,

‘小舅子品味真高雅。’



叶秋没有想到国家队的众人看起来还是很人模人样的,一个个正襟危坐,低声交流着明天的战术。




叶修给他们相互介绍完后拉着他弟坐下,气氛有点尴尬,一群大老爷们又都只好坐着发呆。



孙哲平按耐不住了,主动提出和叶修掰手腕。

叶修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虽然表情依旧淡定,但眼睛无意识地瞟了一眼叶秋。



哦~

心脏们懂了。

于是开始暗暗推波助澜,加上其他人的起哄,叶修不得不硬着头皮握住孙哲平的手。

然后毫无疑问地稳赢了。



但是叶秋却笑出声了。

二话不说撸起衬衫袖子。



‘嚯哦,这肱二头肌,这小臂,可惜对叶修没有用。’观战的孙翔对吃瓜的唐昊小声说。



然后叶家兄弟battle。

叶修,败。



孙翔:脸真疼。


等等,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用一个神器捏的修修!

【all叶】环太平洋

突然的脑洞,没什么剧情,文笔不好请多多包涵。请及时避雷。


正文

‘斗神叶秋凯旋归来!’

沉重巨大的钢筋铁门缓慢的开启,一叶之秋号战甲出现在蒸汽和浓雾中,当它那只足足有一个人高的铁足完全落定在门内后,基地里的全员欢呼着,为战甲中下来的全副武装人的又一次胜利而雀跃不已。

这个即使穿着铁盔也仍然清隽瘦削的人已然没有平常懒散没骨头的样,挺直腰脊,摘下头盔后露出那张令人熟悉又亲切的,带着笑意的脸——一叶之秋的操控者叶秋,也就是联盟最强的斗神叶修,不负众望的又一次击败了徘徊在太平洋的三级怪兽,尤其是他仅凭自己强大的精神力独自操控着战甲,这一点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



叶修走进基地里,他径直走向会议中心,身上的铁甲也是边走边拆卸着,递给跟在旁边的研究员,走到会议厅前的最后一个拐口时,身上只剩下黑色紧身衣了。他推开门,不出所料里面坐着的都是联盟各个战队的队长和最高驾驶员在开会。叶修也不顾自己打扰了会议导致所有人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拉开一个空着的椅子大爷似的一坐,示意喻文州继续讲。

‘前辈,还是你说吧,你的事应该更加重要。’

不然怎么会刚从战甲上下来就马不停蹄的赶来呢,在座的人自然也都明白。

‘既然文州此般推辞,那我也不占用你们太长时间,长话短说,’叶修敛了笑意,但语气依旧懒洋洋的‘今天晚上,我要驾驶君莫笑去他们的老窝,一锅端了这些王八羔子。’


‘不行!’

‘前辈!’

这简直像喝多了后的胡话,在座的人都知道去虫洞是多么冒险的事,尤其是驾驶刚刚竣工没多久的君莫笑,叶修的这个犊子实在是不要命了!



韩文清黑着不能再黑的脸:‘叶修,不管你刚才的话是出于什么理由,联盟是坚决不会同意的,就算同意了,我也会赶在你出发前把你锁起来!’

周泽楷也重重的点头附和了一声:‘危险,前辈!’


沉默许久的王杰希突然开口了:‘叶修,你是察觉到了什么?’


张新杰不动声色的眯起眼睛,死死的盯着叶修。


而察觉到对方眼神的人却没有丝毫不自在,反而回看过去,徐徐开口:‘我发现这半年来,怪物的出现的规律改变了,它们原本每隔一个月出现一只四级以上的,并且虫洞也不断扩大,但是近期我发现,它们似乎是发现我们这块肉不好嚼,有些消极怠工了。’

‘无论从出现怪兽的频率和等级都在一点点降低,而且虫洞的波动也越来越稳定,同时有几个虫洞在闭合。’肖时钦接着他的话说道。


‘前辈的意思是,趁着它们的消极念头赶紧把它们收拾了,彻底解决,永除后患?’喻文州用笔点了点桌子,接着问道‘为什么不再等一段时间呢,等它们更加虚弱的时候不是更容易些吗?’

‘不,它们有两手准备,第一,我们最近的胜利总是取得的十分容易,人心皆喜,不免会掉以轻心,它们有最后的机会,在我们不备时放出重量级怪兽,若是我们战损严重,那么它们便最后一搏,倾巢而出;第二,它们应该是找到了另一块肥肉,和我们对战太耗力,若是一点点撤退地球的战力转移到另一头不被发现,那么留下一些消耗我们的实力,有朝一日它们回来,地球早已成为被一点点腐蚀的空壳,收服这里简直轻而易举。所以我们要趁此机会,让它们彻底打消任何念头,专心滚蛋在不回来。’

会议室在他说完后沉寂了。叶修说的有道理,但无论如何这都是太冒险的事,一时间没人想出怎么反驳他。



‘那前辈,你的伤怎么办。’张新杰打破了寂静。

坐在叶修身边的方锐立刻扯开他的衣领,果然,腰上有一块不小的伤口,血液在呼吸时腰腹起伏间流出。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用眼神责备他的逞能。


‘哎,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我就是因为这个伤口才选择驾驶君莫笑的,这个战甲相比一叶之秋要轻巧的多。’


‘前辈,如果你执意这么做,请允许我和少天在左右保护你。’喻文州态度坚决的看着他,温润的眼里是不容拒绝的坚毅。

眼看着其他人也要开口,叶修立马打断他们:‘我需要你们在我身后,一起出动一定会打草惊蛇,等我找到时机,你们再出来。而且我希望一叶之秋由孙翔和邱非共同驾驶来帮助我。’

这句话倒是安了不少人的心,但同时又让人揪起心来——叶修只身去往虫洞还是太危险了,即使在他身后到时候真有什么不测也只有在后面无法援助的无力感。



‘你一定要这么做吗?’韩文清一字一句的问他。

‘一定。’而叶修的答案也如同韩文清所想一样坚决。



一定,这一次再也不会动摇了。

【all叶】创口贴(3)

意识写文有,逻辑细节无。

今天短更,明天发糖。

正文

脆弱的脖子被人掌控着,源源不断运送鲜活血液的动脉在薄薄的皮肤下任人宰割,冰凉的刺痛感抑制着叶修的呼吸。身体本能的颤抖,但是他的心里不知为何有一丝莫名的快感如同电流一般窜过四肢,或许就这样死了,他带着那个男人的秘密便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便不会再有痛苦了。

用刀抵着叶修下巴的刺儿头看他脸上漫不经心的笑意不禁恼怒,于是加重手上的力气。社会大哥不发威,真当他是杀马特啊?

刺儿头想想,觉得自己还挺帅,于是开口:“小子,直到你惹上谁了吗?”

叶修皱眉,脑内疯狂搜索着最近被他拒绝的那些女生,一一排除不可能的人,打算一边模模糊糊的回答一边继续寻找,“是那个..."

”混账!我女人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吗?“

”...“叶修还没说完便被人粗暴的打断。

”那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惹上我吗?”刺儿头又洋洋得意道。

”因为..."

”闭嘴!你真以为自己很牛吗,别人遇着我连个屁都憋不出,你却胆大包天的回我话。我告诉你,你小子今天死定了!”

”......“叶修闭嘴了,不禁有些怀疑以这个刺儿头的尿性能不能准确的一刀捅死自己,他虽然想死,但是可不想挨个好几下休克致死。

这下没人说话了,周围安静的可怕。


这时一个易拉罐啪哒啪哒的从不远处的墙后被抛出砸到地上。随即一条长腿慢悠悠的迈出来,熟悉的校服让叶修心头一紧,那人不紧不慢的走过来,俊秀的脸上挂着能退寒三尺的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

”这位大哥,有话好说嘛。“

”你又是哪冒出来的,滚!别碍我事!“刺儿哥明显不领情。

他撇撇嘴,面不改色,但是这次不论是他的笑还是语气都带着寒意:“我只是路过,顺便提醒你们一下,这片有条子。”

刺儿头手一抖,这下叶修的嫩脖子遭了殃,鲜血从划破的伤口缓缓流出。

”我可没骗你,他们还问我好些问题呢,估计是要加强这片的治安了,最近老能遇着条子。老哥,我善意提醒您,还是先撤吧,您也刚混起来,不能早早被抓,这出师未捷身先死,以后难免会被道上朋友笑话的。“这嘴皮子伶俐的厮句句戳中刺儿头的心窝,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松开了钳制着叶修的双手。


这时候他走上前笑眯眯的看了一眼二愣刺儿头,猛地拽住叶修的手转身就跑。


”......“

”给我追!”


于是他们二人就与混混们展开了猫抓老鼠满巷子乱窜的大战,不知道这货之前是不是真的看见了警察,还是他们动静太大热的居民报警,反正在他们开打不久警察就真的赶来了。


然后就有了现在的画面:两个挂了彩的中学生狼狈的并排躺在狭窄小巷里,他们望着被搭着各种内衣内裤的晾衣绳挡住一大半的天空,傍晚最后一次夕阳还未散,火红的云零零散散的铺在蓝紫色的暮色中。


“...苏沐秋。”

“嗯?”

“你为什么来救我,他们人那么多。”

“因为.....你猜啊?”衣料摩擦的窸窣声在耳边被无限放大,苏沐秋转过身看向叶修。

“......真无聊,你是小孩子吗。“叶修没有看他,向深下来的夜空翻了个白眼。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阿修。“这时叶修如果鼓起勇气转头一看的话,就会知道这双眼睛又多么温柔了,但是他没有。

后来回想起,他总会不由得遗憾叹惋,真是太可惜了啊。

叶修沉默了一会,刚刚对方那句”阿修“仿佛还带着滚烫呼吸吹到他耳边,久久不能散去。他对这个称呼不陌生,学校里稍微亲密点的同学都这么叫,一方面借此打趣他名字的古怪,另一方面彰显他们关系的亲近。但是这个称呼从苏沐秋的嘴中脱口而出却是与众不同的,沾染上了他特有的调皮,像柳条般弱软无骨,悄悄绕过叶修内心的防线,坦然的把滚烫的身体拥住他寒石冷铁般的心脏,就这么大方的做着无限长久的物理运动——热传递。



叶修就这样,半推半就的让一个人闯进了那扇无人捷足的心房。


TBC.

靠滤镜拯救自己
非常对不起修修

【all叶】创口贴(2)

开学前的垂死挣扎
流水账依旧请包涵
及时避雷

正文

成长是缓慢而不易察觉的。
然而有些成长会受伤,会很疼。




整整七年,
叶修都深深记得那天。
这期间那个男人依旧在他的房间里做那些苟且龌龊的事,他用来哄骗那些愚钝的孩子的低沉声音从房间中隐隐约约传出,就算藏在何处,只要在这个家里,那声音就如同破碎的呢喃,微小的蚂蚁般无处可藏的钻进叶修耳里。
刚开始叶修怕极了,在被子里蜷成一团,不住的颤抖、流泪。
而他只能独自承受这一切,用一颗年幼的心去应对利刃般的现实一刀一刀割下去的苦楚。还要挺起单薄的身躯,强忍住恐惧带来的颤抖,用一副无所谓的面孔和身边的人相处。


自卑感强烈地贯穿了一个孩子的心,他觉得自己触碰到一个很肮脏的东西。推开那扇紧闭的门的同时就已经染污了双手,和别的同龄人不一样,他们是任由色彩斑澜的白纸,而他是最深的黑色浸透,再也无法遮盖住了...
每当那个男人伸手摸他的头,有时欣慰地拍他的肩膀,年幼的叶修都会咬紧牙关,害怕自己稍微不慎触恼了他,就会遭受到他更深一步的动作。
他更不敢跟韩文清说,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自己的不适不安,他不想韩文清也承受那种可怖的事实。


最起码,他要保护和相信韩文清。




Step1


年复一年,叶修逐渐出落的清瘦修长,黑白分明的双眼总带着淡淡的忧郁和老成。这种独特的气质加上慵懒的面孔在上了初中后致使叶修成为了很受欢迎的人物。
他成绩优异,对所有人友善随性,和他相处轻松愉快又不失沉稳。所以那时,他的‘朋友’不算少数。
然而真心待他,他也真心相待的只有一个人——
苏沐秋。

本来,他以为苏沐秋和其他人一样,都只是在校园里的‘朋友’,交流的话题仅限于‘学习’、‘游戏’,绝对不会和私生活牵上联系。绝对不会越过这个他给他和这个世界划下的界线。
在别人眼里他的养父是校长,因此他便是个出手大方,一起出去坚决不会让别人掏钱的公子哥。
事实上只是叶修不想欠下人情,不想和任何人更深的交往,他是温柔的,更是冷漠至极的。
这般‘优秀’的他,却正因为优秀而惹上了麻烦。
放学被一群流氓混混堵在无人经过的巷口,对方把匕首抵在他下巴时叶修都没想起,到底是哪个姑奶奶表白被他拒绝了才招来这飞来横祸的。


但是叶修却仍然清清楚楚记得那个为他不顾性命,大打出手的少年,眼睛被打的乌青一片,嘴角还带有血渍,但是眼中亮晶晶的,仿佛装下了金黄色的秋天里所有的光,温暖而清亮。然后——
然后那双眼睛的主人说到:‘阿修,我们回家吧。’




啊,那声音真是悦耳极了,当时叶修这么想到。

TBC.

趁着没开学疯狂摸鱼
哥哥真的太帅啦
每个造型都超级棒!

【all叶】创口贴 (1)

长篇注意避雷

正文
‘愿你人生中,总有明星指引前行。我们下次再见。’
清朗悠长的声音稍带些电流的磁性如醇酒般流畅的传出,声音的主人白净隽秀,五官柔和不失立体,黑白分明的眼中沉淀着超脱年纪的老气,但有时又会突然一闪而过狡黠的灵动,彼时这个年轻人面带笑意,关掉了录音键。
叶修向窗外望去,寒冬的早晨伴随融融暖意,说不上名字的树不知何时已经从沉睡中苏醒,伸到窗前的树枝冒出嫩生生的绿芽,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冬天,一个万物从沉默中迸发,开始生长的冬天。


prequel


从叶修有记忆以来,他便生活在这个家中,有一个大三岁的哥哥和养父。
哥哥叫韩文清,养父没有给他们二人名字。而叶修却记不起养父的名字。其实一开始他是记得的,他记得那个男人在他考试试卷上签下的名字,但是不久后那几个寥寥黑子就像生了锈般变得模糊不清。
他记得那个六岁的夏天。
他从门缝中窥探到的那个阴冷的、扭曲的...大人的世界。



叶修的养父是个小学校长。
暑假对他来说应该是难得的休息时间,按理说小学没学什么难知识,但是他办了个免费补习班,专给有些天生迟钝、又不善表达的孩子讲课。
通常养父会带着孩子们到楼下的书房学习,而家人则在楼上互不干涉。
‘春风吹...又生。’叶修写下作业的最后一笔,合上本。天色还早,楼下一定有小伙伴在玩,他决定给养父留个纸条再出门。



走到养父的卧室门口,叶修就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声音。既然在屋里,干脆就直接跟他说好了,于是他向前一步,顺势要推开门。
‘很好...好孩子...’养父的声音突然变大,上扬的语气温柔而舒适。叶修转念一想,还是不要打扰到他们,等等也好。
好奇心驱使他扒着门往里看,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房间很昏暗,只有台灯散发出暖黄色的光,养父背对门,一个学生坐在他旁边。
‘你做的很好...就这样’他又说话了,同时还轻柔地抚摸上下孩子的胳膊,那只大手游走着,逐渐向下...最终停在大腿上,向内侧靠近。
‘让老师来奖励你怎么样?’
叶修捂住嘴,胸腔剧烈的起伏,生怕漏出一点声音。这时,屋里的男人把眼镜摘下,放到红木桌上,俯身侧头吻去,台灯突然灭了,漆黑的房间只有桌上的眼镜闪着光,如同一双阴森森的眼睛死死盯着门外的窥视者。
眼泪不住的溢出眼眶,叶修踉跄着向后退,腰脊撞到栏杆后像只受惊的猫一样抽搐地腰弓成虾米,手脚并用地跑回房间。




那个画面深深的烙印在一个6岁的孩子心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如同种子般生根发芽,肆意抽长出扭曲的荆棘,永永远远将他缠住了。


TBC.

【韩叶】报告教官!

大学是要军训的。
尤其是荣耀这样的一流大学,更是重视军训。
恰好一个部队军营在附近,于是荣耀大学一不做二不休的和军营签下合作项目——每年新一届大学生都会参加军训,并且从中选出一些优秀学员留下在部队学习两年。
当然,两年后就会被送回学校。相应的,获得数量颇为可观的学分。
叶修是今年刚刚招入荣耀大学的法学系新生。
法学可是相当难考的专业,尤其是荣耀大学的法学系,更是难于上青天。所以叶修整个高中三年都闷头苦学,每天的运动仅限于走去食堂吃饭和走去澡堂洗澡,宅男体制深深的烙印在身上。
本来想着跟老头子装个病,动动关系就不去军训了。然而他们家老头近些年对付他也学的滑头了,一眼识破他家小崽子的机灵泡泡。
得,只能去了呗。
临走前几天,叶修被他弟拉着象征性的动了动腿儿,伸了伸胳膊。叶秋一脸严肃地说什么提前适应适应,结果一看到他哥因为做稍剧烈点的运动就脸红心跳喘不过来气的样子就心疼的不行,只好作罢。
然而,事前不做好准备的下场就是事后的腰酸背痛腿抽筋。
但是刚刚来到训练营的叶修还不知道这个道理,此刻他正打趣地上下打量着绷着一张黑脸的教官。
正式军训前是要检查行李的,奇怪的是许多同学在递给这位黑脸教官烟打火机的时候把钱包也顺过去了。


军训生活是无趣且艰苦的。每个人都想趁着休息时间悄悄聊上一两嘴,但一抬头就会看到他们韩教官无敌阴森可怕的脸,只得硬着头皮把话吞回肚子里。叶修倒是不怕,不仅敢大声说话,甚至有时还拿韩教官的钱包脸开玩笑。而韩教官每次都只是口头上训骂一顿,从来不像惩罚其他人一样体罚叶修。
原因无他,这位人见人怂的韩教官——其实是叶父故交的儿子。
自然和叶修打过交道。但那也是三四年前的事了,两人近几年确实没怎么联系。
但是叶修知道,韩文清还是碍于老头子的面不敢对他怎么样,自家老头也必然不舍自己受累,所以他便敢在韩教官面前偶尔赖个皮。
军训的日子,似乎除了每天逗逗不苟言笑的韩教官,便再无趣事,枯乏伴随疲惫的日子毫无波澜。


直到军训结束的前一天。
午休前半个小时自由活动,宿舍里的人都跑去小卖部买冰沙可乐,留下来的叶修决定换下衣服洗一洗。
就在他扒下身上最后的内裤的时候,宿舍门猝不及防的被人推开。
于是宿舍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双来自叶修,另一双来自韩文清。
尴尬的气氛不过半分钟,韩文清先迈开脚步头也不回走进仅里面的卧铺。
松了口气,叶修赶忙拿起新内裤往腿上套,好死不死,韩文清又折回来了。
光着腚被人看两次的感觉真刺激。
‘你们宿舍内务不合格,重做。’硬朗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叶修点头如捣蒜。
‘还有,以后记得叫我学哥,明年见。最后—’

韩文清转头看他,面部难得有些笑意
‘有点小。’








淦!










几天后,叶父看到他家儿子一边扶着腰一边喊着要告韩文清就是他话了。